|  RSS订阅  |  加入收藏
没了烟花爆竹驱逐,年兽袭来。冠状病毒肆虐,这是一个不寻常的开年。冷冷清清凄凄惨惨戚戚大概是这个正月最真实的写照了,所有人都窝在家里,各种无聊的自嗨在小视频里传播,大概,没染上病毒染上了精神病了吧。百无聊赖的过了初九,原本是延期开工的日子,被再次延后了,浑浑噩噩的在一出封城公告后,顿时脚踩风火轮赶在封城前逃离了这个0确诊病例的浙北小...
自从有了娃儿,曾经从来没觉得时间过的快的我,总是感慨时间飞逝,一恍又是一年,如今小女已经四岁了,我俩也是朝着40岁的年龄直奔而去,按照我们老家习俗,36岁是个中年标志,过了36岁生日就真的是顶梁柱了,而36岁于我俩而言,也就是下一个春节的光景了。去年临时兴起写了一篇结婚纪念日的文,今年再更一篇怕是要变成了一年一更了,当然前提是博客...
我俩原是小学同学,相识也有二十多年了,后来由于爱人休学了一年,在初中时候我们就错开了年级,直到毕业后很多年,似乎也都记不起对方的模样,或许我们都是太平凡,在同学中都不出众出彩吧。在媒人安排的相亲撮合下,我们各自在自己的情感世界兜兜转转后又回到了起点,就这样,我们再次相识了。匆匆岁月,一晃已走过婚姻四个年头,这些年差不多都在争争吵吵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