|  RSS订阅  |  加入收藏

忆五爷爷二三事。

秋风萧瑟天气凉,草木摇落露为霜,群燕辞归鹄南翔,斯人已去情自殇。
摘要

五爷爷是我爷爷亲弟弟,排行老五,故称五爷爷,他于10月20日以98岁高龄仙逝了。周末的时候博主赶回老家奔丧,不过五爷爷这个年龄过世,在我们当地属于喜丧了,就是把丧事当做喜事来办。原本应该是个很热闹的场面,只是安吉县这两年出了一系列拍脑袋的不得人心的政策(不得燃放爆竹,不得请道士做法,不得请洋鼓洋号奏唱,总之一切出发点都是与人民为敌,与中华五千年的传统为敌。),也就导致丧礼现场冷冷清清。五爷爷是那种典型的经过旧时代和新时代的双重社会经历的人。博主出生的时候,五爷爷已经是老年人了。再加上这些年我一直漂泊在外,接触的也少了,所以接下来回忆的小事大概都是发生在博主10到20岁之间的事情,具体年月属实记不清了。


冬日池水净浣衣

那年冬天,江南的环境,池塘里早上还是会结起一层薄薄的冰,我们乡下洗衣服通常是在自家门口肥皂打好搓好,然后拎着洗好的衣服到池塘里面进行清水。去池塘洗衣服这种事情乡里乡亲的都像商量好了的似的,阳光还没穿透薄雾,池塘边已经站满了人。十来岁的我,朝冰上扔石头还是我那年龄段的乐趣。不多时便看到五爷爷拎这一大桶衣服来到河边,二话没说卷起裤管直接下到了水里,麻溜的洗起衣服来。这可是数九寒天,并且五爷爷已经是70多的高龄,既不是冬泳运动爱好者又没经过抗寒训练,那时候差不多把我都惊到了。这得交代下背景,一般洗衣做饭这种都是女人们的活,而五奶奶属于那种花脚猫的类型,喜欢到处跑,并且家务是干的比较少的,五爷爷有四个儿子两个女儿,他老两口那时候是不跟儿女生活在一起,自己单独烧小灶的。


桐油火撩蛇缠腰

一年春上,各种病菌滋生的时节。我上学上的好好的,突然腰疼,坐都不坐不起来,后腰上一阵刺痛,伸手一抹,全是水泡。向老师请假去了街上的合作医疗,医生说你这是得了蛇斑疮,打两针抗菌消炎的药后,你得找乡下土方子看。蛇斑疮是我们乡下的叫法,学名带状疱疹,有些地方叫蛇缠腰,各种叫法不同,但是有通用的一类说法就是,这水泡要是围着腰身长满一圈的话会死人的。吓的我妈赶紧带我找土方子。不知道是谁说的五爷爷手上有这个病的土方,我们赶紧去到五爷爷家。五爷爷说用桐油点着火燎水泡很快就好。只见他手拿一张祭祀用的黄表纸,卷成烟卷形状,沾满桐油,点着后就在我后腰处烟熏火燎,烟火触及皮肤的时候又是好一阵刺痛。反复几次后,让我回家休息,第二天再来,大概是经过了三五次这样的熏烤后,蛇斑疮奇迹般的好了。


迎春纳福写春联

听父亲说五爷爷年轻的时候是私塾的教书先生,改革开放后还做生产队的队长和村会计。除了写的一手好字,那算盘打的是飞快。那些年每逢年底腊月天街头都是各家写字好手搭桌写对联售卖。不像现在的春联都是印刷厂批量出来的,选来选去,也就几幅对子而已。年底我们这群孩子们早早的放了寒假,几个小伙伴便在五爷爷家帮着他裁纸,研墨。等到上街的时候,只见得五爷爷笔下生风,各种吉祥寓意的对子跃然纸上。而一些特定意义的对联,我们那边有这样一个习俗,一年中家中有人过世,过年的时候是不贴红色对联的,第一年是贴黄色的对联,第二年是贴绿色的对联。对联上的字也是有讲究的,不同平常人家那种迎春纳福的寓意。所以这样的对联更需要人工手写,买是买不到的。所以有很多需求这样对联的人家来买对联,通常需要跟五爷爷说下大致情况,他会根据主人家的要求来写对子。这里神奇就神奇在爷爷从不用翻书,各种类型的不论特定意义还是通用纳福的数千副对子,五爷爷总是手到擒来,似乎所有的对联都像是刻在他脑海中一样,写出来也是对仗工整分厘不差。


长寿秘诀

虽然五爷爷98岁过世了,其实如果不是前年摔了一跤,身体状况每况愈下,在这个国庆假期又不小心摔了一跤,造成大脑中有血块,他最少还能活好几年的。至于长寿的秘密?除了心态好以外,似乎并没有特别的秘密,也就是普通一日三餐,去年的时候还能一顿喝个三两白酒,烟不离手,那可是97岁高龄,前年清明节的时候,青团还能一顿吃11个,即便是我们这样的年轻人怕是也没这个饭量。一定要说有什么秘方,那可以告诉你,喝浓茶,他的茶杯满满一杯茶通常只见茶叶不见水。要想长寿你就看着办吧,哈哈。


如文章有用,点下广告吧
  生活日常    
转载请注明出处,未经许可禁止商用!
发表评论
*依据《网络安全法》规定,您需实名认证后才能评论!
@广州网站建设:这个可以有,就怕喝了晚上睡不着就尴尬了~
今天起,我也喝浓茶
是喜丧了哦 17年我爷爷也驾鹤仙去,那时候在县城里,可以按照喜丧来办理。 老一辈人员逐渐离去,仿佛一个旧时代篇章换换翻去。
@雅兮网:他老人家一生无病无灾,算是寿终正寝了。
老人家这一辈子过的真是潇洒,经过旧社会,见过战火烧,沐浴新时代,驾鹤乐逍遥。不求长命百岁,只求健康闲适~~